楚北野回到了医院,俩个西服男子等待多时,毕恭毕敬称呼楚北野为楚少,原来楚北野家世不比傅司寒差,家里也是开公司的。楚父希望楚北野回去,楚北野却觉得住院很好玩,不愿意回去。云想想为傅司寒上药,傅司寒安慰云…
云想想陪楚北野到屋外散步,她强调自已并不打算跟楚北野相亲,只是在母亲的逼迫下跟楚北野走下形式。傅司寒坐着轮椅赶了过来,楚河如影随形。傅司寒见到了楚北野后,一脸敌意,猜出了楚北野就是跟云想想玩得比较好的…
傅司寒决定买一幅画给爷爷,他在云想想和楚河的陪同下,去郭画家家里买画。姑姑傅蓉竟然捷足先登,买下了郭画家的画,一脸得意离去。郭画家每年只对外出售三幅画,傅蓉买下的是最后一幅画。傅司寒愁眉苦脸,郭画家忽…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--== 选择主题 ==--